爱游戏:【十冷推理游戏】太一真人的夏天

国庆大家过的还开心吗?小编准备来烧烧的大家的脑袋了,十万个冷笑话手游推理游戏又来啦,这一次是关于太1真人的,让我们先来看看事情的前因后果吧!

本文作者:论坛网友@shall

(一)

我听说,暗恋终究是要表白的。

话虽如此,我这辈子估计也没多少机会,能这样细细地,品味着自己的内心独角戏了。以这样的理由,我心安理得地延续着对她的喜欢。

我叫super blade,目前在师父太一真人的身边打杂,姑且算是她的一名随从。毋须讳言,我很喜欢我的师父。一开始也想通过高超的武艺,让她另眼看待。但终究是天赋不足,后来便改为在她身边处理学院招生、挖她师弟墙角等事务了。

“SB,你又在发什么呆?”师父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啊,的确,我这个人就是有喜欢出神和自言自语的毛病——即便是土也星一年一度的中秋夜祭上。眼前的师父,难得地换上了浴衣。我想,自己如果不发呆,早就成痴汉脸了吧。

此时的我们,正坐在某处无人的台阶前,吃月饼,喝桂花酒,看着天空中的圆月。然后——“SB,我出道题考考你吧。”身旁的师父朝我调皮地一笑。我感觉自己有点脸红了:“思考什么的,最麻烦了诶。”“不行,你一定要听。”“好的好的,师父你说吧。”反正待会推辞说不知道,然后坐等师父自己解答就好了。我如此想着。

(二)

“这是我今年夏天亲历的事哦。那时,我应好朋友幻师的邀请,去陈塘关的海滩边度假。”

“哦,就是我被你抛弃的那次吗?”没有看到师父的泳装,我至今仍觉得遗憾。

“SB,我知道你不会计较的啦。咳咳,言归正传,我到了之后,才发现幻师还带了其他的朋友。分别是:她的好闺蜜二葫、她冲浪认识的朋友敖丙、泰龙、流川枫。”

“别看幻师长得身轻体柔,她在驾驭毛笔滑板时,动作出奇地流畅。不过我去的那次,她可能想换口味吧,头发已经染成了亮丽的金色,虽然也很漂亮啦。”

”嗯,但是当时我还是不小心破坏了氛围——我不小心问起了她的男友大娃。然后在众人的缄默中,才得知:大娃已经于去年,在这片海滩冲浪时,发生意外淹死了。”

“我记得幻师长得挺可爱的啊,怎么会喜欢那种畸形男子呢?”我不禁咋舌,好精盐都让屎天王拿走了——这么一句谚语浮上了我的心头。

“人家大娃可有责任心了,身为一家之长,把每个弟妹都照顾得很好。尤其是唯一的妹妹二葫,他们兄妹俩关系一直很好,当初还是二葫撮合的幻师和大娃呢。因此,大娃出了意外,二葫的伤心程度肯定不下幻师的。”

“嗯,不过既然是意外,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我附和着说道。

“但很多人都怀疑是敖丙杀了大娃哦”师父停了一下,想看看我的反应,见我呆若时光鸡,师父继续解释道:”据说那天,陈塘关的海风很大,游客们几乎都是在沙滩上散步。但是敖丙和大娃还是坚持去冲浪。结果,大娃就被海浪吞没,后来在海滩最东边的礁石处,发现了已经扑街的大娃。诡异的地方在于,当时那片海滩,是有救生员看守的——他们坐在看台上,检测四周情况,以防出现意外。但据当时的救生员龟丞相说,他并没有看到大娃和敖丙两人出现在海滩上。“

“海滩人那么多,救生员要是看到了,反而才奇怪吧。”我继续吃着我的月饼,顺便看看师父娇美的面容。

“不不不,当时敖丙和大娃,用的是非常醒目的鲜红色滑板。就是那种在大老远就能明显分辨出来的滑板。但是龟丞相说,那天他根本没看到鲜红色滑板出现。”

“咦,难道是它老眼昏花了?”我决定再吃一口月饼,然后开始思考。

“不过,其实陈塘关海滩由两部分组成。西部是大多数游客聚集的地方,同时也是救生员视线所能看到的范围。东部则人烟稀少——因为东部和西部被一片小树林隔开,平时很少有游客会过去,救生员也看不到东部发生的情况。顺便一提,水流是从西往东流的,游客在西部不小心掉落的东西,经常会被冲到东部的礁石处。大娃的尸体和滑板就是在东部的礁石处被发现的。”

“这么说来,大娃可能是在东部被敖丙杀掉的咯?不过敖丙干嘛要杀大娃呢?”我放下手中的月饼,自言自语道。

“其实一直有传闻,敖丙在追幻师哦。也许是嫉妒啊情杀啊之类的因素吧。”师父喝了一口酒,然后又继续讲述:“这就是当初大娃扑街的故事啦。总之,我当时真的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一直对幻师道歉的说。”

“师父你一直就是这样大大咧咧啊,才会连身边的人对你的心意都感觉不到。”我又犯了自言自语的毛病。

“嗯,你说啥?”师父脸上泛起了红晕,估计是有点醉酒了吧。

“我只是戏言、戏言啦。你继续说。”不知为何,我心里有点小沮丧。

(三)

“嗯,总之。在我的安慰下,幻师似乎也原谅我了。我们一行人在陈塘关大酒店里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便去海边玩水。”

“那天,天气非常晴朗。我走到沙滩上,正打算拉幻师去玩水呢,没想到她却说自己来例假了,不能下水。二葫也在旁边陪着她聊天解闷。见我过来了,二葫便让我陪幻师聊天,她自己要去和泰龙他们玩水了。”

“后来就到了午饭时间。我们一行人都回到了遮阳伞下,准备体验海边野餐的感觉。结果,敖丙和流川枫迟迟没回来。”

“流川枫据二葫的说法,是玩水时不小心呛到了,结果肚子很难受,已经先回酒店休息了。而敖丙,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

“在各种联系方式失败后,我们问了当时海滩的救生员鳖丞相。因为那天敖丙和泰龙都是用的鲜红色滑板。但是鳖丞相说,他只看过一块鲜红色滑板。换句话说,敖丙的他始终没看到。”

“我当时还特地把鳖丞相从高台上赶下来,自己坐了上去。的确是非常棒的视野,不可能看漏鲜红色滑板的。不过,确实太阳太大了,难怪鳖丞相戴着墨镜。”

“所以后来你们就在东部海滩发现了敖丙的尸体?”我终于断线重连成功。

“对的。SB你很机智哦。我们后来在东部的沙滩上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敖丙和他的滑板。当时幻师都傻了,二葫更是直接倒吸了凉气,瘫坐在了地上。我们走近仔细查看,发现敖丙已经死了。是溺死的,不过脑袋的后部有点创伤。”

“那么,师父,你是不是应该说说不在场证明之类的了?”我非常配合地说道。

“好啊。听好啦。在敖丙被推测的死亡时间里,幻师和二葫一直在西部的沙滩上聊天,期间只有两人去上洗手间时,分开过一次。分开了大概20分钟左右。而从西部沙滩穿越树林到东部,时间至少要半小时。另外,泰龙在冲浪的时候,据鳖丞相说,鲜红色的滑板在他视野里没有消失过十分钟以上,从西部海域游到东部海域,至少需要十分钟。后来泰龙冲浪完回来,又和二葫玩了玩水,期间一直没和二葫分开。而流川枫,他一直没有离开自己的房间,这点从酒店走廊的监控得到了验证——翻窗户也不太可能哦,毕竟有4层楼高呢。”

“哎呀,既然都有不在场证明,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敖丙肯定是意外被淹死了啦。”我也拿起酒杯,饮了一口桂花酒。

“可是,过了几天,有人自首了哦。”师父缓缓地说道。

“噗——咳咳咳”早知道刚刚不喝酒了。“怎么会自首啊?既然要自首,当初干嘛要制造不在场证明啊?一点凶手的自我修养都没有。”我被这位凶手的机智所折服。

“对啊,所以你猜猜是为什么呀?”师父再次调皮地笑了起来。

“我怎么知道,我只是你的一个随从而已诶。嗯,要不你再跟我讲点你这几位朋友的信息?”

“我想想哦。对了,据流川枫说,幻师在大娃死后,曾经休学了一个学期。也许是因为伤心过度吧。流川枫还说过,他曾经在医院里碰见过幻师。不过幻师似乎没认出流川枫,对这个说法持否认态度。”

“我看流川枫只是想找借口向幻师搭讪而已。嗯,不过话说回来,我又仔细想了想,好像大概清楚真相了诶。”我对师父说道。

“不愧是super brain啊”师父赞赏地看着我。

“不要随便更改我的名字啦,虽然这个名字好像……也不赖?”

“哈哈,那以后就这么叫你啦。”师父笑着,脸上的酒色更泛滥了。

(四)

烟花在远处的天空中争相绽放,如此良辰美景,我要不要顺势表白呢?不,还是算了吧。

不是成功率的问题。而是对我来说,有一个始终得不到的人,就意味着有一场永远也做不完的梦。或许,我这种人就是喜欢做梦吧。

注:

1、请在物理规律适用的条件下解题。换句话说,所有十冷人物的相关技能均视为无效。

2、本文可能需要较强的脑补能力。另外,也许真相不止一个。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解出我心中最想要的那一个。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攻略大汇总
资讯活动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活动
伙伴大全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伙伴
游戏问答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问答
十万个冷笑话攻略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攻略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