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北京电视台转播结束20年的历史也戛然而止

本报记者 张鑫/北京

5月14日凌晨2时许,当电视机传来英超转播结束曲的时候,免费英超的时代随之宣告结束。北京电视台转播英超长达20年的历史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几个小时前,北京电视台三楼演播室,两位工人小心翼翼地将印有“2006-2007赛季英格兰超级联赛”的背景板挂在解说席上方。在20年的漫长时间里面,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轮,两场比赛分别是直播曼联主场迎战西汉姆的比赛和录播查尔顿客场挑战利物浦的比赛。

“这很有可能是我们北京电视台最后一次为大家奉上英超的比赛了。”演播室里一片寂静,主持人魏翊东的开场白让人感觉到一丝离别的伤感。几分钟前,他如往常一样做着准备活动。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略显紧张。可以证明的是,在之前的中超转播结束时,他出现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口误,引得楼上导播室一片“晕倒”之声。

整个转播过程,在一种轻松的氛围下进行,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伤感。在曼联被西汉姆打入一球时,导播室内的工作人员还大喊“假球”。

在全部转播结束后,也没有什么特殊仪式为这20年画上句号,演播室的工作人员如平常一样下班。球迷们已经熟悉的英超转播的背景板和logo,从这一刻起都将被尘封在历史之中。

由于没有转播权,北京台体育频道从下个赛季开始,除了不会有正常的比赛转播以外,相应的专题节目也会取消,所有有关英超的报道都不能使用画面,所以在日常的新闻报道中也只能以图片来代替原来的正常报道。这对于20年来已经习惯了在BTV-6观看英超报道的京城英超迷而言无异于一个巨大的打击。

当事人感受

宋健生:遗憾+缺憾

“20年了,突然间工作和生活中失去了英超,的确是一件难受的事情。从工作上讲,通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已经将转播英超打造成为一个品牌栏目,突然间就这样失去了,是一个很大的遗憾;从球迷的角度讲,这么多年收看英超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甚至可以说成为了很多球迷周末的一项必需品,一般我们会每周转两三场比赛,最多的时候,转过五场,会让球迷看得很过瘾,但是下赛季没有了,肯定是一种缺憾。

另外,宋健生还说:“如果要说转播英超这么多年来,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周末没有休息。但这也是值得的,同时我也深得其中的乐趣。”

罗文:我还想去说球

“明年不能在北京台看到英超联赛了,这真的是非常非常遗憾。我从1987年来到中国留学,到1988年就可以看到英超联赛了。从1993年开始,我也经常去北京台参加评球,如果现在收费电视台邀请我,我还想去说球。如果他们不请我,我也会在我的酒吧看球。”

同时,罗文还表示:“之前和他们在一起说球的时候,有过很多难忘的故事。我会一一在自己的书里面写进去。”

周枫:有点难以割舍

“说实话,真的有点难以割舍。从1991年开始,当时是为北京台翻译英超的片子,后来有了英超直播就开始做嘉宾,这么长时间的付出,突然之间就不能再参与其中了,肯定有点不适应。”

周枫还说:“这20年来,北京台对于英超的推广和普及起了很大的作用。当年,刚刚开始引进英超的时候,球迷更喜欢意甲。但是随着我们的转播,培养了大批的英超球迷。”

说球记忆

老金曾是

最早解说嘉宾

虽然已经参与转播7个年头了,但是魏翊东仍然是北京台英超转播主持人的后生。他被20年前的斯文小伙宋健生称为“小魏”。

北京台转播英超最老资格的主持人是宋健生的老师刘向孚。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刘向孚最早解说英甲(即现在的英超),当时是录播每轮英甲,每赛季一场足总杯决赛。“在接收英国传过来的带子之后,先配音,然后简单编辑一下就播出了。”宋健生回忆说。

解说嘉宾方面,最早与刘向孚搭档的是金志扬。根据老金回忆,最早参加解说的也只是几场足总杯的比赛。由于当时北京台并没有专门体育部,演播室都是在外面临时租的。此外,当时做嘉宾评球也没有什么酬劳,“印象中当时好像只是吃了一顿饭,没有什么钱啊什么的。”后来,老金开始带队,由于工作太忙也就离开了转播工作。

特别声明:本文为自媒体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尽快删除